注射维尔-弗里德对这些毒蛇了如指掌

诺贝尔经济学奖

但弗里德強烈否認他這樣做是為了增加自己在社交媒體的粉絲數量。

多年的蛇毒試驗讓他疤痕累累,還有幾次險些喪命。但他對自己的做法和經歷表示毫不後悔。他認為,這些都是「成長過程中」必然的一部分。

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年全世界有540萬人遭毒蛇咬傷,造成近14萬人死亡。同時,還有40萬人由此成為永久殘疾,嚴重影響了它們的生活質量。

直到2017年,世界衛生組織才把被毒蛇咬傷劃歸一種熱帶疾病。

然而,在全球製藥行業中,缺乏對抗蛇毒血清研究方面的指導性文件。

所以,他從20年前先開始用毒蜘蛛和毒蝎子作試驗,然後才開始用毒蛇。

    

弗里德的故事還引起了輝瑞製藥公司免疫學家格蘭維爾(Jacob Glanville)的關注。受弗里德的啟發,格蘭維爾也創辦了自己的抗毒蛇血清公司。

冒險:為了「救人性命」但不是所有人對弗里德這種大胆嘗試表示贊同。

恩斯沃斯博士說,如果自己試驗可能會導致意外死亡,不應該冒這樣的危險。

另外一些眼鏡蛇的毒液含有能引起壞死的細胞毒素。像響尾蛇一樣。 它可以咬掉人的一根手指甚至一隻手。

因為,通常新的抗蛇毒血清需要先在小老鼠身上進行實驗,只有當實驗成功后,才會在人體上實驗。

同時,世衛組織還把每年的9月19日作為毒蛇咬傷日(a snakebite awareness day),提醒人們重視。

雖然弗里德的方法受到業界人士的廣泛批評,但他辯解說,他的這種極端手段是有其目的。

多年的試驗,讓弗里德身體中產生了大量的抗體。

通過每次注射極少量的蛇毒,弗里德身體可以逐漸形成免疫力。但他的方法也受到很多批評。

養蛇:為了隨時「被咬」報道指出,世界上的蛇約有3000種,其中毒蛇約有200種。有些劇毒蛇可以致死或致殘人類。

格蘭維爾公司還使用弗里德的血液樣本來生產新型抗蛇毒血清。

中新網9月21日電 據外媒報道,蒂姆·弗里德(Tim Friede)生活在美國威斯康星州。為了尋找萬能抗毒蛇血清,他經常「舍己獻身」,用自己身體作試驗,故意讓毒蛇咬自己,並把整個過程上傳到社交媒體上去。

弗里德以前曾當過卡車司機,並且從沒上過大學。之所以決心找到抗毒蛇血清是因為他總擔心會被有毒動物咬死。

但格蘭維爾表示,他並不推薦任何人嘗試弗里德的做法,因為這樣做太危險。

資料圖片:非洲坦桑尼亞的叢林中一種體色特殊的新品種毒蛇。

弗里德表示,他的辦法其實就是把自己變成了「馬」。

弗里德表示,注射毒液能更有效地控制毒液劑量。

疾病:急需研製有效抗蛇毒血清

這種蛇毒含有神經毒素,可以影響神經細胞。

弗里德的後院養了一些毒蛇,可以讓他隨時「被咬」。

弗里德對這些毒蛇了如指掌,並且親身做過試驗。

在過去20年間,他一共被毒蛇咬過200多次,同時,自己還往身體中注射過700多次的毒蛇液。

致命:試驗讓他疤痕累累據悉,抗毒蛇血清的生產方法自從19世紀以來基本上變化不大,通常是給馬或是羊注射小劑量的蛇毒,讓它們產生抗體,之後再供人類治療毒蛇咬傷使用。

弗里德說,他選擇的都是最致命的毒蛇。

他說,「我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就是想能找到一種人們能買得起的通用抗蛇毒血清。」

英國利物浦熱帶醫學院的恩斯沃斯博士(Dr Stuart Ainsworth)表示,這樣做很危險,而且也不道德。

他表示,自己這樣做是為了能「救人性命」。

比如,他表示,如果你對黑曼巴蛇毒液沒有免疫力的話,在被這種毒蛇咬了后,會影響你的神經系統。這意味着你會無法呼吸,你會睜不開眼睛並且無法講話。你會癱瘓麻痹,但因為蛇毒不會影響人的中樞神經系統,所以你仍然可以思考,直到你慢慢死去。

被這種毒蛇咬了后,身體會腫脹,而且會非常疼痛。

「我還有一種生長在水裡的非洲眼鏡蛇。它們很厲害,」弗里德說。

目前,許多國家現存的一些抗蛇毒血清也只能對付幾種有限的毒蛇,因此,急需研製新的、更有效的抗蛇毒血清。

比如,他形容說,在被一條黑曼巴毒蛇咬傷后,就好像被1000隻蜜蜂叮咬一樣的疼痛。黑曼巴蛇屬劇毒蛇,只要兩滴毒液就能讓人死亡。

今日关键词:川航紧急备降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