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决-一般被判处死刑的案件中被告往往会选择上诉

孙悦流泪缅怀吉喆

所有這些努力只是為了一個目的——只要能夠說服12位陪審員中的一位,認為克里斯滕森不應該被判死刑,辯護就算勝利了。

此前就不乏這樣的先例。2008年,亞利桑那州法院在一起尋求判處死刑的謀殺案審判中,由於僅一名陪審員拒絕投票支持死刑,被定罪的罪犯最終被判處終身監禁。

從過去一個多月的庭審內容來看,辯方在整個辯護過程中清晰地表現出其「免死」的策略。《芝加哥論壇報》分析認為,辯護律師採取了一種非常罕見的策略——從一開始就將重點放在第二階段量刑的審判,因此在第一階段審判一開始就承認其當事人是有罪的,因為辯護方希望陪審團的震驚情緒在接下去長達幾周的庭審內可以得到平復和緩解,這樣在量刑階段——決定是否判處死刑的時候,情緒不會特別激烈。

在整個庭審的過程中,當你的律師試圖將你描繪成對自己所行感到抱歉的時候,所有人都清楚地認識到,你完全沒有悔意。

附: 法官宣判講話全文這一無法形容的罪行對如此多的人造成了影響,其中受傷最深的莫過於章瑩穎的家人。

在審判地伊利諾伊州,早在2011年就已經廢除了死刑,儘管此案由於滿足聯邦法律要求可以訴諸死刑判決,但是誰也不能保證由控辯雙方一同從當地普通民眾中挑選的12名陪審員中沒有一個人不會受到廢除死刑觀念的影響。

無論你有着怎樣的自我中心的想法,當你今天被帶離這裏,將在孤獨、隔絕和冷酷的監獄中度過餘生時,也許......只是......也許......你可以拿起紙和筆,給章瑩穎的父母寫下:「對不起」。

「從始至終,你沒有對被害者家人說過一句道歉的話,即使在今天,最後的時候,你可以說出任何你想說的內容,無論是長還是短。然而在今天,直到瑩穎被你殺害后的第769天後,你依然無法說出一句簡單的「對不起」。

「從之前的種種跡象來看,這一結果並不令人意外,因為要讓12人達成死刑判決的難度太大了。」美國資深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海明在判決結果出爐后對澎湃新聞說道,「讓人覺得難受的是,罪犯在宣判后居然還露出了微笑,而且至今沒有交待瑩穎遺體的下落,從這個角度來說,法律懲罰罪惡的目的沒有能夠達到。」

被告也以自己的罪行傷害了他的家庭。儘管你在庭審中指責你的家人犯下的過錯,你這樣的辯護策略將使他們永遠活在罪疚的陰影中。

現在我判處你終生監禁不得保釋。你有上訴的權利,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章瑩穎家人在記者會上發言。辯方的「免死」策略不過在熟悉美國司法體系的人看來,此案的罪犯要被判處死刑的難度依然很高。

在宣布判決前,法官沙迪德稱,克里斯滕森「完全沒有悔意」,並且拒絕在有機會時作出任何形式的道歉。法官說,陪審員的判決「反映出他們的人性,而不是被告的」。

章瑩穎的家人們,包括未婚夫候霄霖是這起難以想象的暴力犯罪的受害者,同時也受到了許多人的關心和支持。每一天我都在法庭上觀察着你們,你們表現出了「尊嚴和榮譽」,我謹對於你們的巨大損失表示最深切的哀悼,並對你們致以最深的敬意。

最初,辯護律師試圖用精神疾病(Insanity defense)來「免死」。根據美國法律,即使被告承認自己綁架並殺害了章瑩穎,如果能證明他在實施犯罪行為時患有精神疾病,被告就可以逃脫罪名,法官只能判決被告進入精神病醫院。

章瑩穎的家人可能永遠都無法知道女兒的遺體現在在哪裡,他們必須忍受這樣的想法:瑩穎在離家千里之外的地方,被一個陌生人從他們身邊殘忍地奪去了生命。這個罪犯沉迷於自私的幻想直到今天,除了他自己以外,他不尊重任何人。

伊利諾伊大學和當地華人社區一直在為找到瑩穎而努力,祈禱和陪伴着章瑩穎的家人。

澎湃新聞記者 劉棟從始至終,你沒有對被害者家人說過一句道歉的話,即使在今天,最後的時候,你可以說出任何你想說的內容,無論是長還是短。然而在今天,直到瑩穎被你殺害后的第769天後,你依然無法說出一句簡單的「對不起」。(法官宣判時的講話)

章瑩穎父親:若靈魂殘留人性,讓她回家

在美國,尋求死刑判決的案件並不多見。聯邦法院一年接受的死刑案一般不會超過幾十起。大部分被判死刑的案件最後也都經過庭外和解結束(被告撤回上訴,檢方取消死刑訴求)。如果被判死刑,克里斯滕森將成為自2011年伊利諾伊州廢除死刑后的第一個死刑犯。

死刑判決難度太大要讓12名陪審員一致同意判處一個人死刑本非易事。

在海明看來,如果被判處終生監禁,克里斯滕森預計應不會再上訴,而如果被判死刑則很可能會選擇上訴,此後他的案件可能會在漫長的上訴過程中徘徊——且不去說巨大的經濟成本,這種長期被案件的折磨,給章瑩穎家人,甚至是被告親人帶來的情感傷害,也是巨大的。

最後,即使罪犯被判處了死刑,離被執行死刑依然有遙遠的距離。

章瑩穎家人走出法庭。特別的死刑訴求而章瑩穎案從一開始就是一起極為特殊的案件。

在量刑階段,與檢方提出的8項應「重判因素」相比,辯方提出了49項應輕判的因素,包括強調罪犯童年的病史、曾是「優秀助教」、檢方證據「不可靠」、酗酒母親的影響、沒有犯罪記錄,以及在伊州大學諮詢中心沒有得到合理治療等;在第一階段定罪審判時,辯方只召集了4名證人,而在量刑階段時這一數字大幅上升,辯方曾要求多達41名證人出庭,最終包括被告父母、妹妹和前妻等18人出庭作證。

許多人為了將罪犯抓捕歸案並繩之以法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章瑩穎的家人們,我希望你們心中能夠因此得到些許的安慰。

與此同時,辯護律師為免除被告死刑做了大量的「工作」。

至於被告,陪審團對於判決未能達成一致決定。在商議中,一些陪審員認為被告應當被判于死刑,但是有至少一名陪審員對此不同意。這意味着根據法律,我必須對你判處終生監禁,不得保釋。對於陪審團的決定,應當沒有異議,這是我們司法制度的基礎。陪審團向你顯示的憐憫是他們人性的證明,而不是因為你的原因。

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布利斯(Terra Bullis)「表現出比被告更大的勇氣」,幫助執法部門獲得關鍵證據使得他得以被捕並交給法庭審判,而不是逍遙法外。

有受訪的法律專業人士告訴澎湃新聞,面對檢方尋求死刑判決的態度,辯護律師從一開始就明確了「免死」的辯護策略。

據福克斯新聞的報道,一名陪審員透露,在最後的商議中,12名陪審員中有10人贊成死刑,2人反對。而根據一份陪審團商議記錄文件顯示,就該案「輕判因素」中,有2名陪審員認為克里斯滕森在犯罪期間酗酒和服用抗抑鬱葯可能導致嚴重的副作用;另有5人認為他沒有人格魅力,不太可能招募他人實施暴力行為。

根據一直密切關注此案的當地媒體WTTW電視台報道稱,在18日的閉門審議中,12名陪審員每個人都必須評估檢方提出的應當判處被告死刑的「加重因素是否足以超過減輕因素」。如果陪審員一致認定加重因素較大,他們應該投票支持執行死刑。如果他們認為減輕因素較大,則應選擇終身監禁。雖然根據要求,每一位陪審員都應該嚴格遵守這種理性的評判標準,但是實際上,許多人可能會在投票時因為自己的決定可能導致某人被處死這一結果而產生猶豫。

據《芝加哥新聞公報》報道,由12人組成的陪審團在兩天內審議了超過8個小時后,最終仍未能就該案判決達成一致決定,最後法官宣布:被告克里斯滕森被判終生監禁,不得保釋。

然而在開庭前兩個月,辯護律師卻突然宣布放棄以精神健康作為辯護理由。媒體分析認為,這或是因為辯方已了解到檢方掌握大量被告實施犯罪的證據——包括證明其之前做了充分的準備與計劃,之後又多次欺騙聯邦探員,拒絕透露遺體去向,太多的證據使得精神問題的借口難以成立。

「最終,讓12名陪審員一致同意實施極刑死刑可能會很困難。」報道在判決結果出爐前寫道。

章瑩穎 聯邦檢察官辦公室圖

受訪的法律專業人士認為,一個百分之百無辜的受害者,遭遇了最殘忍的折磨后被殺害,遺體至今仍未尋得——這使得本案符合美國聯邦法律判處死刑的條件,即便是本案的案發地伊利諾伊州州法律已在2011年廢除了死刑,美國司法部仍在2018年年初作出了對被告克里斯滕森尋求死刑判決的決定——美國政府也認為應當將死刑的懲罰納入最終考量。

在漫長的兩年多等待后,最終還是沒有等到「死刑」判決,這讓許多人感到失望。然而這樣的審判結果,從美國司法實踐的角度來看,其實並不意外。

美國資深華裔刑事辯護律師海明告訴澎湃新聞,一般被判處死刑的案件中被告往往會選擇上訴。在最近的二十年,美國一般的死刑案件被告上訴程序差不多需要耗費十到十五年時間。一些被判處死刑的人還沒有等到執行,已經死在了獄中。在這背後,既體現出美國司法制度對個人生命的重視,也暴露出對被害者家人不公平的缺陷。

當地時間2019年7月18日,在章瑩穎遇害769天後,這場牽動無數人心弦的審判終於落下帷幕。

今日关键词:高速20辆车追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