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加夫-这个新的“当危委”正推动美国与中国陷入一场冷战

燃油车禁行区试点

4月9日,「當危委」正式成立兩周后,在同樣的會議地點,班農、加夫尼等人又粉墨登場,在長達兩個半小時的圓桌論壇上,大談中國對美國的軍事威脅、超限戰、5G 網絡和新疆等問題。4月25日,中美貿易談判的關鍵時期,「當危委」移師紐約,邀請所謂金融投資界的高端人士出席午餐會及論壇。在「當危委」提供的活動新聞稿中寫道:「在紐約,6位卓越的商界投資界領袖與經濟安全資深觀察家,向台下座無虛席的總裁、投資人和媒體人士作深度彙報。發言者的焦點集中在——美國的跨國企業和資本市場是如何提供助力使中國共產黨越來越強大的,以致當今直接威脅美國的國家安全和其他利益,而這種魯莽愚蠢的舉動必須被制止。」發言者中有羅傑·羅賓遜,他曾是里根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委員會負責國際經濟事務部門的主任,專門執行針對強敵蘇聯的一系列經濟政策。羅賓遜妄稱,在國家安全等領域,中國正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以及有國家支持與政府背景的企業對美國及其西方盟國進行滲透。接下來,以《中國即將崩潰》一書而在美國學術圈聲名狼藉的章家敦受邀發言,再次兜售他那滿懷仇恨的「中國崩潰論」。第三個登場的是凱爾·巴斯,他被視為隱在「當危委」幕後的金融巨鱷、華爾街偶像級的人民幣「大空頭」。隨後的發言者有的說「中國竊取美國先進技術」,有的說「中國企業靠作假等手段在美國上市」。班農是最後的總結髮言者,他手舉中國戰略學者所著《超限戰》一書的英譯本說:「我們與中國正在進行一場戰爭;中國向美國發動貿易戰已經25 年了……」這次圓桌活動前,班農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美國絕不能從當下的貿易戰中退縮……」他毫不含糊地將中國定位為「美國建國以來所面對的最嚴重的生存威脅」。5月2日,「當危委」又在華盛頓舉辦有關「中國對美超限戰」的吹風會,在3個半小時的時間里渲染所謂中國解放軍在5G 通信領域對世界的攻佔、中共對美的信息戰等話題。與會者的口頭禪就是:「美國人該警醒了!」

【環球時報駐美國特約記者 仇羿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宇晴】在美國,有一個名為「當前危險委員會:中國(CPDC)」的組織,其成員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美國「影子內閣」的角色。這個中文權且簡稱為「當前危險委」或「當危委」的機構今年3月25日由白宮前首席戰略師史蒂夫·班農等一批美國極端保守派「扎堆」組成,他們以推翻中國政權為最終目的,並在短短3個月時間里搞了多場針對中國的活動。新成立的「當危委」代表着美國對華政策中最強硬、最保守也最具敵意的極端政治派別,在美國單邊主義和經濟民族主義抬頭的大背景下,其對中美關係大局的負面影響值得警惕。「冷戰又回來了!」美國輿論在談到「當危委」時都有這樣的直覺,並擔心如果這種缺乏理性的政治勢力影響到美國決策層的對華政策,那麼這對美國來說「絕非好兆頭」。

一些美國輿論對「當危委」提出批評。「向一場對華『冷戰』說不!」《美國保守派》雜誌資深編輯丹尼爾·拉里森近日撰文稱,這個新的「當危委」正推動美國與中國陷入一場冷戰。他認為,美國既不需要也不應尋求與中國開展冷戰式的衝突,它的代價過於高昂,本該是能避免的「純粹浪費資源」的衝突。美國正與中華文明陷入「生死存亡鬥爭」的說法完全是胡說八道,非常愚蠢。沒有任何行為或跡象可令人信服地認為存在所謂的「中國侵略」。儘管美中之間必定會出現某些競爭,但沒有必要為此煽動一場「零和鬥爭」。

美國《瓊斯母親》雜誌網站4月刊文稱,「總統的這些盟友正準備與中國進行新冷戰」,如果「當危委」的成員們確實能影響美國政策,那麼其極端主義或將產生一系列問題。文章認為,該組織中有學者和中國異見人士,但班農和加夫尼的存在暗示,一定程度的純粹機會主義左右着「當危委」,使其不能就外交政策進行開放式的討論。文章援引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問題專家格雷姆·史密斯的話說:「將對伊斯蘭極端分子恐怖主義的擔心直接轉變為對中國的擔憂荒謬至極,其可信度為零……這些極其容易引起分歧的發言者佔據着主導地位,這對制定理性的對華政策來說絕非好兆頭。」

美國不同時期冠以「當前危險委員會」之名的組織出現過4次,分別針對「美國的大敵」:1950年主要是協助杜魯門政府應對蘇聯,1976年仍是繼續應對蘇聯,2004年針對伊斯蘭恐怖主義,而2019年這次是針對中國。第二次啟動的「當危委」對美國政壇影響很大。1981 年上台的里根內閣,起用過33 名「當危委」的成員,分別擔任國務卿、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駐聯合國大使、助理國防部長、中情局局長、海軍部長等要職。而里根本人1979 年也加入了那屆「當危委」。2004年啟動的「當危委」中,100多名成員中的大部分人與一個名叫「新美國世紀計劃」的機構聯繫緊密,後者在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前的表現十分積極。

美國智庫也有很多對「當危委」冷戰思維不認同的聲音。一些學者對「當危委」抱着觀望、懷疑的態度,擔心其存在最終會讓美國國會大幅增加國防開支。在相關報道中,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亞洲經濟一體化專家彼得·雷蒙德表示:「我並不將這視為一種二選一的遊戲,我也不確定所有人都這麼認為……美國有各種(與中國)在全球各種項目上合作的方式,而且我們也應這麼做,就像我們也應與其他國家和其他公司合作那樣。」

加夫尼雖沒有在現政府任職,但他對決策圈的影響力依然可見。在白宮「曾經」和現在的外交決策圈裡,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和現任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都是加夫尼的鐵杆盟友。班農主持「布萊特巴特新聞網」時,經常邀約極右翼人士來傳播被美國主流媒體所排斥的陰謀論觀點。從2012 年起,加夫尼先後29 次出現在班農主持的政論節目中。加夫尼的偏激言論曾受到美國保守主義聯盟(ACU)的公開駁斥,並一度取消他參加年度大會的資格。2016 年初,在保守主義聯盟的董事會上,董事會成員博爾頓公開替加夫尼說情,幫他解除禁令。被特朗普任命為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后,博爾頓請加夫尼的一個副手出任幕僚長,掌控人事遴選大權。正因如此,博爾頓被認為是隱在幕後的「當危委」成員。該委員會幕後成員還有美國得州參議員、2016 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德·克魯茲,他是唯一一個參加「當危委」成立大會的現任參議員。在當天的所有發言者中,克魯茲對中國的指控與攻擊,最帶有意識形態和冷戰色彩。

副主席加夫尼是班農「鐵杆」打開「當前危險委員會:中國」的網頁,就能看到一張大紅的中國地圖,但地圖別有用心地把台灣故意漏掉。該委員揚言其宗旨是「通過公眾教育與鼓動參与等方式,幫助美國抵禦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全方位的傳統與非傳統威脅」。從「當危委」40多個創始成員的履歷中能看出,這是一個偏重於軍事情報與戰略對策研究的智庫組織。其中,牽頭的有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曾在國防部任職的加夫尼、前中情局局長伍爾西等人。此外,創始成員中還有幾個所謂的「中國異見人士」。

和美國眾多智庫不同,「當危委」主席布萊恩·肯尼迪、副主席弗蘭克·加夫尼、首席顧問班農等人都有着一定的媒體運作經驗和選戰造勢能力。他們有的身上貼着「意見領袖」的標籤,既是鼓吹者又是組織者。除一些成員有深厚的軍事和情報背景外,有的成員還來自媒體智庫界、經濟投資界、人權/宗教界。

繼6月3日舉辦主題為「中共泛民主的超限戰」的活動后,「當危委」6月22日又在全美印度裔公共政策研究所的贊助下,在芝加哥舉辦了一場主題為「中共對美國總體經濟尤其是製造業的『超限戰』」的活動。據報道,當著現場1200名觀眾的面,班農(上圖右)先在講話中稱讚印度總理與美國總統有許多相似之處,然後又誇印度裔如何用其堅強的毅力幫美國打造偉大產業,特別是電路板和其他電子製造業,接着他話鋒一轉說:「如今美國製造業已死。就美國面臨的至關重要問題來說,中國正與工業化的西方民主國家進行經濟戰。」班農鼓吹「隨着製造業基礎被運輸到中國,鮮有人比印度裔企業家更能感受到衝擊」,並叫囂「今天標志著要開始努力逆轉這種現象」。本次活動主持人、支持特朗普競選的印裔商人沙拉布·庫馬爾在發言時也強調說:「需要抗衡中國的地緣政治實力。中國預謀殺害(美國)電子工業的行為尤其殘忍……但從來都不會太晚,我們能將電子製造業重新帶回美國,只要我們對中國製造的所有產品都持續加征關稅即可。」

加夫尼是美國國內「反穆斯林」、煽動種族仇視、傳播大量陰謀論的死硬代表人物,曾在里根總統第二任任期內當過7個月的代理助理國防部長。加夫尼及其後來所在的「安全政策中心」曾大肆宣揚「奧巴馬是穆斯林,他當選總統就是要從本質上將美國伊斯蘭化」。除了針對美國的穆斯林群體,他還通過自己的智庫和脫口秀廣播平台對外渲染中國的軍事和經濟威脅。

口頭禪:美國人該警醒了「當危委」成立大會3 月25 日在華盛頓預備役軍官協會會議廳舉行。在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里,有近20 個人上台發言。有因故無法到場的發言者,主持人加夫尼就代為宣讀書面稿。《環球時報》記者注意到,這些對華「鷹派」的發言大多是強調:「大敵當前,而美國還在夢遊」「無論在經濟上、軍事上、政治上、文化上、宗教上還是戰略上,中國都是美國的對立面,雙方的矛盾不可調和,而且只可能會越來越激烈」「過去幾十年,中國其實已在經貿、文化、科技等領域向美國發起進攻,而美國在渾然不覺中一直處於劣勢,現在必須警醒和全面反抗」。

班農曾被美國《時代》周刊形容為是特朗普勝選背後的「偉大操控者」。班農搬離白宮后,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際上,他仍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沒有「首席戰略師」頭銜的「首席戰略師」。班農在私下裡曾稱,他仍可通過白宮的內線或律師,給總統「建言獻策」。

對「當危委」這樣聳人聽聞的名字,拉里森這樣評論:「其名稱顯示該項目在最糟糕的情況下只是大驚小怪者散布恐懼心理而已。此前幾個版本的『當危委』總是誇大外國威脅以為美國的強硬路線和對抗性政策找借口,這次亦不例外。他們假裝並非意識形態組織,但班農等人的存在恰恰指向相反方向。」

可信度被批「為零」短短3個月,「當危委」就在美國多個城市策劃組織了至少6場大型活動,數十人上台發言,並鼓動美國其他族裔針對中國。據《環球時報》記者觀察,這些活動涵蓋了美國對華最關注的核心議題,活動前有新聞預熱和社交媒體推廣,活動后還有追蹤報道。在華盛頓這個世界權力運作的核心區,能在短期內搞出多場針對中國的活動,依靠的是緊密的關係網絡與一定的資金支持。值得一提的是,「當危委」的主要成員都是在社交媒體上非常活躍的「關鍵意見領袖」。

說來可笑,眼下這個「當危委」針對的唯一敵人是中國,可裏面卻沒有一個真正可以稱之為「中國問題專家」的美國學者。

針對中國的這個「當危委」看上去陣容齊整,類似里根當選總統前的第二屆「當危委」以及小布殊當選總統前成立的「新美國世紀計劃」委員會這樣的新保守主義大本營。回顧歷史,后兩個委員會中一些成員在當時都進入了下一任美國總統的內閣,並且推動總統在任期內進行了世界範圍的兩場重要對決——冷戰與反恐戰爭。因此,值得警惕此次「當危委」現有成員日後成為與中國徹底攤牌而籌劃的「影子內閣」成員。

今日关键词:9月1日5G商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