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子工序-陈子福的二十把折扇卖出了五六百元的「天价」

南京高校强制晨跑

據《榮昌縣志》記載,摺扇古稱聚頭扇,又名卷扇。公元一六四四年,明朝滅亡,清兵入關,加之徵戰、災荒、瘟疫等,四川人口大減,清庭下旨,動員湖廣填四川。當年從皇宮逃出的「王扇匠」和宮娥卿娘的子孫也來到四川,在榮昌螺罐山安居下來,這裏南竹、篁竹叢生,正好用來做扇子,並以此為生計,從此摺扇在榮昌生根發芽。那時,榮昌摺扇被稱為懷袖雅物,曾有詩讚美:「開合清風紙半張,隨機舒捲豈尋常。金環並束龍腰細,玉柵齊編鳳翅長。偏稱遊人攜袖裏,不勞侍女執花傍。」

榮昌摺扇特點是扇骨數量多且細密,扇面輕薄柔軟,扇面展開幅度大,以當地盛產的黃竹製作扇心扇夾,糊上黑紙,生產硬青、皮底兩類摺扇。光緒初年,當地開始採用南竹扇心、扇夾使摺扇質地更為堅韌,摺扇品種新增全楠、正棕、穿葉串子三大類。

「削紙口」至關重要陳子福告訴大公報記者,扇骨的製作,需要經過「削扇胚」、「削扇頭」、「削紙口」三道工序。不同的扇面材質決定不同數量的扇骨,一般而言,紙製扇面的扇骨在二十至二十二根,絲綢扇面的扇骨則在二十四至四十根。對於一把好扇子來說,要做到「有收爪」(能夠閉合緊),「削紙口」工序至關重要。

一九九六年,對榮昌製扇世家的後人陳子福來說,是轉折性的一年。當時,他懷揣着全部家當一千元,背篼裏插着二十把摺扇,躊躇滿志地前往北京歷史博物館參展。可是,承辦單位卻要求他交三千元展位費,他厚着臉皮,磨嘰一整天,終於將價格講成六百元,分到了展會二樓最角落的一個展位。

如今,年逾七十的陳子福仍在尋求創新榮昌摺扇的方法。對於他來說,這除了是謀生手段,更重要的是傳承製扇家族曾經名聞大江南北的「絕活兒」。

圖:陳子福在扇面上繪畫「摺扇」在中國文化符號中的意境,早已超越納涼解暑之工具,更是文人雅士寄託感情之載體。沈德符在《萬曆野獲篇》記載:「聚頭扇自吳製外,惟川扇稱佳,其精雅則宜士人,其華燦則宜艷女。」川中摺扇,又首推榮昌,榮昌摺扇與江蘇蘇州的絹綢扇、浙江杭州的書畫扇共譽為「中國三大名扇」。

145道工序造「清風」與蘇州絹綢扇、杭州書畫扇相比,榮昌摺扇是以工藝製作精良取勝,繁瑣的製扇工藝流程分為青山、同骨、棕風、削批子、捆紮等十六個工段,總計一百四十五個操作工序。可上世紀九十年代,如此辛苦才能打製的一把摺扇,批發價在一元(人民幣,下同)左右,利潤最多僅有一毫。

扇骨製作好,再經過黏扇面和摺扇這兩道工序,捆紮定型的扇子可以拿到日光下晾曬,一把扇子基本製作完成。成敗還取決於最後一道工序:撇火。所謂撇火,就是把成品扇子最外面兩根主扇骨折下來,放到火上炙烤後,然後逐節掰彎。儘管所有製扇的人都知道這道工序,但很多人只掰中間的扇腰部分,而不處理打孔的扇頭部分,這正是扇子在使用一段時間後不能閉合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二天,當如織的人流聚集在榮昌摺扇展位前,他才發覺,忙亂之中,居然連宣傳單都忘了做。他乾脆吆喝起來:「工藝精良的榮昌摺扇,歷來與蘇州、杭州摺扇齊名……」這一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陳子福的二十把摺扇賣出了五六百元的「天價」。

今日关键词:吾恩确诊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