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良新闻-清末陆润庠在此创立「苏纶纱厂」、「苏经丝厂」

                                        蔡徐坤赴英国进修

                                        立足江蘇 「經綸天下」「兩江總督張之洞,以《馬關條約》許日人在內地設立工場,乃謀自設織布、織綢等廠,於江南北蘇州、通州各一。蘇(州)任陸潤庠,通(州)任張謇,為設公司集資提倡。」(《清續文獻通考.實業考八》)條約強迫清政府再開放蘇州等四城市為商埠。張之洞、張謇、陸潤庠密商對策,在日租界尚在勘界時,搶先創立商務局,在蘇州開設面積約為兩千畝的商埠,使洋人無法插足。二十二年(一八九六年)張之洞奏准朝廷,任命陸潤庠為「蘇州商務總辦」。江北南通,張謇興辦大生紗廠;江南蘇州,陸潤庠興辦蘇綸紗廠、蘇經絲廠。「狀元開工廠」轟動一時。

                                        陸潤庠抱着維護國家利益的宗旨,「一力肩承,不辭勞怨」。幾經周折,在蘇州盤門外吳門橋以東青地上,興建兩廠。此處原是荒郊墳地,在打地基時,出土一宋代家族墓地。巧合的是,墓誌銘上墓主名字正是「經綸」,彷彿先輩們已為兩廠奠基。

                                        明代永樂年間以舉國之力修成的《永樂大典》,原藏北京皇史宬國家檔案館,至清代只剩下明嘉靖年間恭錄的副本,保存在天安門外中國國家博物館現址至公安部院內的翰林院。一八六○年,英法聯軍攻入北京,洗劫了翰林院,嘉靖本《永樂大典》遭遇劫難,有相當一部分被劫運到了英國,後藏於大英圖書館。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點查,結果僅存八百餘冊。一九○○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永樂大典》再被英、美、德、俄等強盜劫奪,僅剩下六十四冊,由陸潤庠保存。

                                        工廠雖已投產,但局勢不容樂觀。因商股沒有招足,建廠費用又嚴重超支,而投產伊始利潤較少。急功近利的投資商股東便「煩言四起」,加大了再招新股的難度。下一步遇到比張謇在南通辦廠更大阻力。已經功成名就、時年五十八歲的陸潤庠心生退意,將兩廠交給協助辦廠的紳士祝承桂,於一八九八年五月回朝任職。蘇州市工商檔案管理中心資料顯示,一九○三年四月起,兩廠疊經費承蔭等商人先後「領租」、股東們接辦,從官督商辦轉變為商辦。一九二七年,蘇經絲廠歇業。蘇綸紗廠一直經營到新中國,至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先後成為「公私合營蘇綸紡織染廠」、「蘇綸紡織廠」。

                                        進入民國,陸潤庠已經是前朝耆碩,雖忠於清室,但並未脫離時代,而且為後學所敬重。現代文學家郁達夫少有才華,十四歲在報刊上發表作品。他仰慕陸大人書名,將發表的詩作寄給陸,向陸請求墨寶。時年七十四歲的陸潤庠,慨然應承,以書法相贈,並按照讀書人的規矩,上款尊稱這位小老弟為「仁兄大人」。(高小平《和易行政》,《秘書》二○一八年第五期)

                                        蘇經、蘇綸,合為經綸,出《周易.震》:「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經綸本義是整理過的蠶絲,引申為治理國家。故先儒解釋是,君子「有為之時,以經綸天下。」而張謇的大生,則出《周易.繫辭下》:「天地之大德,曰生。」要養育天下蒼生。說明他們辦實業,是以天下為己任。他們的行動於國家建設實際貢獻之外,還多了一層社會號召意義,並且向世界宣示:中華民族在世界近代化大潮中有自強自立的能力!

                                        蘇州絲綢聞名世界。這不僅是因為秦、漢、隋、唐、宋、元歷代,此地絲織業持續發展繁榮,尤其明、清號稱「錦繡江南」,清代皇家特設蘇州、杭州、江寧「江南三織造」;清末陸潤庠在此創立「蘇綸紗廠」、「蘇經絲廠」,引進近代紡織機械,創建近代最早民族紡織業,也功不可沒。「蘇州市地方誌辦公室」研究認為:「一八九六年夏,江蘇省內第一家使用動力機械的繅絲工廠蘇經絲廠開工生產,一八九七年機械化大工廠蘇綸紗廠建成投產。蘇經絲廠、蘇綸紗廠的創辦,標誌着蘇州近代工業的發端。」(徐雲《二十年代末蘇州設市之始末》)

                                        中華民國成立後,蔡元培任教育總長,周樹人(魯迅先生)任教育部僉事及社會教育司第一科科長,主管包括歷史博物館(今中國國家博物館)、京師圖書館(今中國國家圖書館)在內的博物館、圖書館等公共文化事務。聽說陸潤庠保存了部分《永樂大典》,周樹人便託人輾轉找到陸,多次登門請求將《永樂大典》交還國家。陸潤庠將其保存的全部六十四冊《永樂大典》悉數交給周樹人,入藏京師圖書館。在此過程中,周樹人這位年輕人與前輩陸潤庠成為忘年之交,建立了深厚友誼。後來魯迅在雜文和書信中多次提及陸,對舊文人向以刻薄著稱的他,對這位前輩卻飽含敬意,以「狀元陸潤庠先生」,肯定他的繪畫作品。(魯迅《靠天吃飯》)

                                        陸潤庠(一八四一至一九一五年),字鳳石,號石灑、固叟,江蘇元和(今蘇州)人,同治十三年(一八七四年)狀元,授翰林院修撰。「光緒初,屢典試事湖南、陝西,皆再至,入直南書房,薦擢侍讀,出督山東學政。父憂服闋,再遷祭酒,典試江西。以母疾,乞養歸。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起補祭酒,擢內閣學士,署工部侍郎。」(《清史稿.列傳》)由《東華續錄(光緒朝)》卷一二七可見,他於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五月初六日獲准「開缺回籍養親」。而就在此時,張之洞於二十一年七月十八日辰刻向朝廷發出電文:「江蘇土貨,大利在棉花、蠶絲兩端。電旨令多設織布、織綢等局,最為扼要。……絲為綢之源,紗為布之源。若廣設機器繅絲、紡紗廠,即與織布、織綢無異。……絲廠利三分,紗廠利二分,若有鉅款大舉,即可盡收利權。假如設絲廠五所,每廠五百盆計,三千盆通年,用繭二萬三千五百擔,出絲約五千擔,中價值銀三百餘萬兩,廠灶繭本工費需二百四十萬兩,則江蘇一省之繭,可全收盡矣。」(《張文襄公奏議.電奏六》)因此奏准成立蘇州商務局,開辦紡絲、紡紗兩局。這是以江蘇產棉、絲為依託,力爭佔領當地市場,而壓縮洋廠原料來源。

                                        清朝自入關伊始順治帝起,便崇尚晚明董其昌弘揚起來的,以王羲之、王獻之父子為代表的魏晉書風,以王書為宗,適當吸收後世王系名家。例如順治、康熙、雍正帝參酌以董其昌,乾隆、咸豐帝兼學元趙孟頫。在歷代帝王帶動下,士子們的書風也是以王書為最高規範,適當吸收唐宋元明名家碑帖之長;繪畫、文風也以魏晉六朝為尚。這一傳統實際上一直延續到到新文化旗手魯迅先生,他最崇尚六朝文學、魏晉風度。陸潤庠完整傳承了清代正統文化,所以被清廷簡選教授宣統皇帝。至今故宮養心殿、西六宮,留有其書法作品;蘇州園林中匾額、楹聯也多出其手。

                                        末代帝師 正統書風中國現代兩位著名文學家:魯迅、郁達夫,分別敬重陸潤庠的繪畫、書法作品。實際上陸潤庠是晚清傑出書法家。他出身江南世家,七世祖陸肯堂為康熙二十四年(一六八五年)狀元。他學書從唐楷入手,初學集王羲之《聖教序》,後遍及漢、魏、唐各家碑帖,書風最近唐歐陽詢、虞世南。其書由碑入帖,碑底帖面,參以篆隸,自成一家。行筆圓潤沉穩,潤朗舒展,結構端莊秀麗,中正平實,墨色如漆。行書婉麗勁健,莊嚴流美,華贍蘊藉;楷書筆潤體方,外柔內剛,清華朗潤。時人以《南史》評南朝才子王彬書法,「三真六草,為天下寶」譽之。

                                        此外,陸潤庠還參與建設着名「蘇滬鐵路」(蘇州上海鐵路)。二十二年正月初九日,署兩江總督張之洞,「奏請添派前湖南巡撫吳大澂,與前國子監祭酒陸潤庠,會辦蘇滬鐵路事宜。得旨:吳大澂不必添派。」(《清德宗景皇帝實錄》五九七卷)清代以蘇州為江蘇省會,江蘇巡撫、府學都在蘇州;兩江總督府在江寧(南京)。分段修建的蘇滬、滬寧(上海江寧)鐵路,對連接長三角經濟中心極為重要,因此成為中外、列強爭奪的重要目標。

                                        清朝忠臣 魯迅敬重一九○○年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慈禧太后與光緒帝逃難至西安,陸潤庠聞訊後兼程「奔赴行在(天子行止之處),授禮部侍郎,充經筵講官,擢左都御史,管理醫局。」慈禧、光緒顛沛流離到西安,已經是身患重病。陸家是中醫世家,其父陸懋修是名醫,他也醫術精湛,於是被委以管理醫局重任,一面為兩宮請脈開方,一面敦促各地保薦醫生前來治病,深受兩宮倚重。回京後,任工部尚書、大學士等職,參與了清末「新政」及吏治改革,主持起草「變法詔書」,參與設計「官制改革」方案,推動行政管理近代化;協助張之洞創辦「三江師範學堂」;幫助戊戌變法後流亡國外的梁啟超回國等。宣統繼位及辛亥革命後,他依然忠於清室,任溥儀讀書的毓慶宮師傅,獲授太保。宣統三年諭:「大學士陸潤庠等,見在毓慶宮行走,差務重要。加恩陸潤庠,每月賞給養廉銀一千兩。」(《清續文獻通考.國用考十一.百官俸祿養廉》)

                                        (系列完)(作者為中國歷史文化學者、北京市檔案學會副理事長、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

                                        兩廠從籌建到生產,僅用了一年半時間。紡織機械設備,都是進口當時世界最先進的。蘇綸紗廠擁有沙錠一點八二萬枚,設有花線、紗線、軋花、清花、紡紗等工廠,有工人二千二百多名。蘇經絲廠有繅絲車二百零八台,職工五百多人。一八九八年《官書局彙報》稱:「蘇州絲、紗兩廠所出絲、紗,足與上海(外國人開辦的)名廠相埒」,為中國人爭氣。

                                        民族企業 媲美洋廠蘇州兩廠由署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張之洞,移用清政府向蘇州等五府商民,所借銀五十四點七六萬兩(原擬作中日甲午戰爭軍費);繼任兩江總督劉坤一繼續支持,共籌集到建廠資金白銀一百萬兩。

                                        蘇經、蘇綸作為中國近代最早的民族工業,為蘇州實業發展設定了高起點。蘇州、南通在近代工業上的亮麗表現,延續了錦繡江南古代文明的輝煌,奠定了現代化發展的地位。

                                        圖:同治十三年狀元陸潤庠朝服像

                                        今日关键词:两枚火箭相继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