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恒大-盛京银行也就此成为了恒大旗下重要金融资产之一

2020年首场寒潮

恆大集團副總裁 張強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然而,高處不勝寒。更要命的是,商人重利輕別離,太不好伺候了!

來去匆匆的恆大人壽高管們在成為盛京銀行大股東之前,2015年恆大集團收購大東方人壽保險有限公司並更名恆大人壽,許家印在A股市場多了一個「馬前卒」。 恆大人壽舉牌過的公司包括:棟樑新材、梅雁吉祥(600868,股吧)、國民技術(300077,股吧)、粵宏遠A、隆鑫通用(603766,股吧)、寶鷹股份(002047,股吧)、金科股份(000656,股吧)、永鼎股份(600105,股吧)、京運通(601908,股吧)、金螳螂(002081,股吧)、滄州明珠(002108,股吧)、金洲管道(002443,股吧)、智光電氣(002169,股吧)等。 論舉牌數量和控製程度,恆大人壽與前海人壽、富德生命人壽等相比,毫不遜色。但因為沒有直接剛上萬科A、格力電器(000651,股吧)等「硬茬」,恆大人壽的舉牌並未引起太大市場關注。 2016年底,因頻繁短線交易涉嫌操縱市場,恆大人壽被保監會處罰,限制股票投資一年、兩名責任人分別行業禁入五年和三年。 在恆大人壽被監管部門「敲打」后,恆大人壽把一名「監管層的高官」招入麾下。 2016年3月,重慶保監局局長陳傑被聘任為恆大金融集團常務副總裁,暫時主持金融集團工作。 公開資料顯示,陳傑出生於1965年,有長期保險公司和監管機構從業經歷。1998年11月,陳傑進入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曾任辦公室綜合處處長,鄭州保監辦黨委委員、副主任,派出機構管理部副主任,湖南保監局黨委書記、局長。2011年,陳傑由湖南保監局局長調任重慶保監局局長。2016年進入恆大金融集團。 陳傑加入恆大原因,可能是因為高薪,也可能是想擺脫體制內的層層束縛,有一個盡情施展才華的平台。 那麼,恆大集團真的就是看中了陳傑的才能嗎? 高薪挖人表面上看中的是才能,實際上醉翁之意不在酒。 在加入恆大以前,陳傑在保監會工作多年,長年的監管曾的工作經驗,造就了陳傑獨特的優勢。上,陳傑對國家保險政策體會頗深,能夠指引恆大人壽保險工作方向;中,陳傑的人脈資源多分佈於監管層,朝中有人好做官,辦事也方便;下,陳傑作為監管層領導,對於被監管的公司,必然了如指掌,恆大人壽可以藉助陳傑做到知己知彼,打造公司的競爭優勢。 然而,陳傑到恆大后,許家印並沒有兌現恆大人壽董事長的職位,自然恆大人壽的發展也不盡完美。 2017年年報顯示,恆大人壽當年股票投資規模從112.16億元降至9.35億元。而在2018年,股票投資規模進一步下滑,截至年末僅剩4.17億元。 除在股票投資受阻外,債券投資方面恆大人壽也多次踩雷,此前持有的「17永泰能源(600157,股吧)CP004」、「16永泰01」均發生實質性違約。而近期,恆大人壽再次陷入與康得新複合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債券交易糾紛案中。 許老闆對此很為不悅。不久之後陳傑去了恆大人壽做副董事長,再然後黯然離職。與陳傑同樣遭遇的還有朱加麟,2018年7月,中信銀行原副行長朱加麟正式出任恆大人壽董事長,但是也於2019年9月底辭職,也只不過幹了14個月。

要參君近日,盛京銀行換帥,該行原行長張強因工作變動已辭任,而原中關村(000931,股吧)銀行行長肖瑞彥將出任盛京銀行行長。張強辭任盛京銀行行長之後將履新恆大集團副總裁,明升暗降,由實職變虛職。 盛京銀行迅速完成行長更替的背後,或折射出許家印金融帝國的坎坷路。

自2015年,許家印開始積極布局恆大金融帝國,但是金融這個行業,不是說你有錢就能進的,關鍵是得有牌照。

許老闆有錢,還有這樣一個段子。王思聰:錢是萬能的嗎?王健林:錢不是萬能的,錢是萬達的。許家印:錢是許家「印」的。

但是這梧桐樹上的鳳巢到底結不結實,鳳凰們心存疑慮。 許老闆眉頭一皺,計上心來,想起來千金買馬骨的故事。 畢竟,有錢任性啊。

那麼,肖瑞彥、邱火發是否也會重蹈覆轍呢?

為引進金融人才,許老闆可謂是一擲千金。 2017年12月4日,恆大集團在內部下發人事任命通知,宣布任澤平擔任恆大集團首席經濟學家(副總裁級)兼恆大經濟研究院院長。其年薪為稅前1500萬元。 有了任澤平在前,隨後金融監管高官、傳統金融高管紛紛下海加入恆大,張強便是其中之一。 原央行瀋陽分行長張啟陽被聘為盛京銀行董事長,原中信銀行(601998,股吧)副行長張強被聘為盛京銀行行長。原重慶保監局局長陳傑被聘任為恆大金融集團常務副總裁,原中信銀行副行長朱加麟被聘任為恆大人壽董事長。 可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些「鳳凰」加入恆大后,時間並不長,或被調任,或者離職,許老闆的金飯碗,好看但不好端。  進退維谷的盛京銀行高管們 2016年恆大陸續砸下超過300億,成為盛京銀行的控股股東。盛京銀行也就此成為了恆大旗下重要金融資產之一,但是從盛京銀行近幾年的發展來看,業績並不樂觀。 2016年-2017年,盛京銀行營業收入分別為161.14億元、132.50億元,歸屬凈利潤分別為68.65億元、75.80億元,整體下滑嚴重。 在這種情況下,許老闆特別想力挽狂瀾,即使此人能力或有不足,但是他的資源也一定有助於盛京銀行的發展。 2017年5月,具有央行背景的張啟陽加入盛京銀行,擔任該行董事長。在此之前,張啟陽大部分時間任職央行系統,歷任央行瀋陽分行黨委書記、行長,外匯局遼寧省分局局長;央行長春中心支行黨委書記、行長,外匯局吉林省分局局長等職務。 張啟陽正式上任后,盛京銀行又幹了件大事:公開招聘行長。當時列出的招聘要求真不低: 1.擔任全國性商業銀行省級分行行長、城商行總行副行長以上等銀行業金融機構相應職級。2.具備本科以上學歷,從事金融工作10年以上,年齡滿足兩屆聘期需要(特別優秀者可適當放寬)。3.不存在其他所任職務與擬任職務有明顯利益衝突,或明顯分散其在本行履職時間和精力的情形。4.不存在中國銀監會及其派出機構規定的不得擔任銀行業金融機構高級管理人員的情形。5.具備中國銀監會及其派出機構要求的其他條件。最終,中信銀行原副行長張強勝出,於2018年1月正式出任盛京銀行行長、董事。在高層到位后,盛京銀行迅速制定了三年發展規劃。2019年明確要「建設綜合性、多元化、高品質,在同類型銀行中處於領先地位的股份制商業銀行」。其具體策略是輕資產、輕資本戰略,加大零售及財富管理業務,並推出了「盛銀財資管理」等新型金融服務。 根據盛京銀行2019年3月29日公布的2018年業績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該行總資產規模9,854.33億元;各項存款餘額5,141.67億元,比年初增長8.6%,各項貸款餘額3,765.97億元,比年初增長34.7%;當年實現凈利潤51.26億元。 要知道,2017年年底之時,盛京銀行資產規模已經突破了1萬億。此外,2018年凈利潤負增長是該行2014年上市以來首次,主要為凈利息收入增速明顯下降,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下滑超60%,資產減值損失急劇增長356.2%至64.01億元。 為什麼盛京銀行會這麼大手筆計提呢?因為盛京銀行天津分行最近就因為花式掩蓋不良資產,被罰了55萬。 不管原因為何,盛京銀行凈利潤虧損嚴重是事實。 另一方面呢?當初被重金「引進」的盛京銀行高管們也沒能陪伴盛京銀行跑多久就相繼離職。2019年4月張啟陽離職,2020年1月張強被調任恆大集團副總裁,明升暗降,由實職變虛職。 另外也可以看到,盛京銀行高管補位速度也是十分迅速。去年4月23日宣布張啟陽離職,僅僅一周之後,當年4月29日盛京銀行就火速選舉邱火發成為了新一任的董事長。5月14日,遼寧銀保監局就核准了邱火發的任職資格。同樣,張強調任之後,肖瑞彥也是火速從中關村銀行補位。 再來看看邱火發以及肖瑞彥的從業背景,亦能窺探出一二。。邱火發曾先後在交通銀行(601328,股吧)、光大銀行(601818,股吧)任職近30年,肖瑞彥在中關村銀行之前,曾在民生銀行(600016,股吧)、貴州銀行工作多年。

2015年恆大集團收購大東方(600327,股吧)人壽保險有限公司並更名恆大人壽,2016年4月28日,恆大地產董事會宣布,收購盛京銀行。至此,恆大擁有了保險和銀行牌照。 許老闆種下梧桐樹,想引得鳳凰來。

高薪「燙手」背後抱負難伸 許家印在掌控恆大人壽和盛京銀行之後,以高薪、高職位以及長期勞動合同為誘餌,向監管層、國有銀行和其他全國性股份制銀行挖人才,高薪聘任、高職許諾,需要時則重金引進。 如果把這看成是簡單的人才流動,或許並不准確。這些金融高層的人才背後的資源或許更具吸引力。 這些金融人才去恆大,除了專業的從業能力,還帶去了對國家監管政策的精準把握,帶去了遍布金融圈的人脈資源,甚至還帶去了一些商業機密。 但是,恆大又與監管、傳統金融機構不同。管理體制隨時變化、職務體系變動頻繁,一旦自身資源用盡而作用顯現不出來,直爽點就是因「個人原因」離職。委婉點就是調整崗位,要麼接受工薪下降的事實,要麼變相逼迫原聘任的管理者離職。 想施展抱負拿高薪的多如牛毛,能夠最終實現的寥寥無幾。 最難受的是,一旦跳槽到恆大因工作不順而辭職,再想回到原來的位置已然是一種奢望,據說,某位跳槽到恆大的監管層高官因「個人原因」離職了,對比之下,無限懷念曾經的監管工作崗位,奈何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行長要參。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還有曾任中信銀行副行長的朱加麟,當年他同時兼任北京分行行長是何等的風光,沒想到履新恆大人壽才一年零兩個月就得因個人原因而辭職。曾經有傳聞說,他特別想回中信銀行,但無奈郎有意,中信卻不這麼想。

今日关键词:停课不停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