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人口-全面放宽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

故宫春节开放时间

有人可能會問,中國怎麼可能只有不到30個300萬以上人口的城市呢?似乎光河南、山東這種人口大省,500萬人口以上的城市就一抓一大把。的確,我看到有些自媒體都這樣分析,但這屬於明顯的審題不清。此次文件中說的是城區常住人口,而非全市常住人口,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以蘇州為例,2018年底,當地常住人口是1072.17萬,但城區人口僅有332.82萬,剛剛過線。

按照國務院2014年發佈的《關於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中國的城市按照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被劃分為五類七檔。其中,1000萬以上的為超大城市,500萬至1000萬的為特大城市,100萬至500萬的為大城市。大城市又以300萬為界,分為Ⅰ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而城區人口能夠達到300萬的,基本上都是強二線城市。換言之,隨着此次文件要求的落地,弱二線以下城市的戶口將隨便選,隨便落。

從表面上看,此舉似乎利好三四線城市,但實際上,除了長三角、珠三角核心區的那些三線城市人口還在持續增長外,廣大中西部及東北的三線城市,都面臨人口外流的巨大壓力。即便是長珠三角洲那些三線城市人口的流入,也主要歸因於核心城市高房價的阻擋作用,而非戶籍門檻。

2019年歲末,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印發《關於促進勞動力和人才社會性流動體制機制改革的意見》,要求各地全面取消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落戶限制,全面放寬城區常住人口300萬至500萬的大城市落戶條件,該文件的發佈引發各方關注。

之所以會產生全市與城區這兩重概念,除了市郊農村的因素外,主要跟中國獨特的城市體制有關。歷史上,中國地方實行的是府縣體制,一個府下面統轄好幾個縣,但府城跟縣城並不在一起,不能算同一個城市。20世紀,中國的地方體制經歷了幾次重大變革,並引入了市的概念——比如民國時代的上海特別市、哈爾濱特別市等,都是典型的西方意義上的「城市」。但1949年後,特別是隨着改革開放后大規模的撤地建市,如今的市,又回歸到過去府的範疇,或者也可以稱為廣域市。

在這種情況下,未來,人口尤其是年輕人口的流動將呈現新趨勢:廣大中西部及東北人口向長三角、珠三角和武漢、鄭州、成都、西安等中心城市集中。伴隨着從城鎮化到城市化、再到城市群都市圈化這一過程,不僅資源的利用效率得到極大提升,生產力得到極大解放,「人的城市化」也大幅提速,改革的紅利真正惠及絕大多數國民身上,而這也正是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推進城市化的目的所在。

戶籍門檻鬆動再鬆動 城市化未來趨勢如何

一些人可能對於城區常住人口300萬這個數值沒有概念。筆者查了下,截至2018年底,全國城市中城區常住人口在300萬以上的城市只有不到30個。取消城區300萬人口以下城市落戶限制,意味着絕大多數城市的落戶門檻被徹底解除了。

而在國內,儘管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強調「大中小城市協調發展」,卻不能阻擋人口向大城市聚集。近年,不少中央會議在提出城市化政策時,都特彆強調,要發揮城市群和各類中心城市的承載能力。應該說,這是符合城市化進程和方向的正確做法。

畢竟,大城市機會多,收入高,人口傾向於向大城市聚集。久而久之,在馬太效應下,自然會呈現大城市越來越大,小城市日漸萎縮的情況。我們看國外,很多國家都存在首都一城獨大的情況,像墨西哥城、東京等,人口動輒兩三千萬。即便是過去一直被當成「小而美」代表的華盛頓,人口如今也已達到600萬,成為僅次於紐約、洛杉磯、芝加哥、休斯頓的全美第五大都會區,以及僅次於紐約的北美第二大金融中心。

今日关键词:比伯患莱姆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