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企业-对于进展不顺的“双资质”车企

                                      莫斯科大巴事故

                                      故而,面對一票難求的「生產證」,為了不影響造車進程,多數車企會選擇代工等近在眼前的造車蹊徑。

                                      一般來說,一款新車從啟動研發到上市需要2-3年的時間,上述項目截至目前仍未有產品量產,顯然進度十分緩慢,頹勢已顯。

                                      由此,資質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甚至能成為了救企業于競爭水火的重要利器。

                                      近在眼前的蹊徑,遠在天邊的坦途眾所周知,車企想造車,必須先有資質。

                                      對於進展不順的「雙資質」車企,功夫AUTO認為資金緊張或許是最為主要的影響因素。

                                      另一方面,造車資源的分享力度加大,將使得企業競爭優勢同質化趨勢日益明顯。

                                      此外,曾一度被質疑的河南速達也在6月27日宣布首款車型投放市場,而被恆大收購的國能新能源首款車型也在6月29日量產下線,盡皆等待七月份的市場檢驗。

                                      數據顯示,這三家車企的2018年的年銷量分別為15.8萬輛、9萬輛和5萬輛。

                                      那麼,「雙資質」的優勢相比代工車企,到底體現在哪?而同樣手握大優勢起步,為何車企「兩極分化」如此嚴重?

                                      但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造車蹊徑並非康庄大道。

                                      但申請資質對於多數車企來說並不是容易之事,在沒有資質的情況下,多數已經計劃造車車企,會選擇代工合作或者收購有資質的車企來造車。

                                      蹊徑風險多、品牌競爭難,車企獲得生產資質,就意味着佔得「一方天地」,能夠快速深根市場。

                                      2016年前,知豆汽車在吉利控股的情況下走過了它的黃金年代。但在吉利汽車減持知豆股份后,隨着競爭加劇後者出現產品斷檔、銷量急速下滑。

                                      然而,收穫了雙資質的車企,就真能高枕無憂了嗎?

                                      而收購資質則能進一步保障產品質量,讓生產和售後更好的銜接到一起。

                                      與上述車企相比,三者雖然已有新車上市,但產品銷量表現並不樂觀。

                                      到了2018年,知豆汽車銷量僅為1.5萬輛,同比下滑64%,遠未達到原定目標8萬輛。並且從去年開始,知豆汽車不斷被爆股權凍結,裁員欠薪,並被列入失信名單。

                                      與此同時,還有部分「不上不下」的車企,譬如雲度新能源、前途汽車、合眾汽車。

                                      如果把新能源市場比作一場德州撲克,那麼手握「雙資質」的車企,不僅運氣卓絕,更是籌碼壓制。

                                      數據顯示,雲度新能源2018年銷售7000輛,合眾汽車銷售1100輛,前途汽車高端跑車K50銷量僅為59輛。

                                      而知豆汽車,便是以上車企的一個「反例」,證明了傳統車企資源支持的重要性。

                                      而隨着整體車市的下行和補貼退坡,雙資質車企更要儘快找到自身的生存之道。

                                       

                                      除了知豆的「坎坷經歷」外,在12家「雙資質」企業中,仍有3家在兩年多的時間內沒有任何產品推出,包括長江汽車、重慶金康、江蘇敏安。

                                      顯然,「雙資質」並不是「靈丹妙藥」,能夠助力車企亂世稱雄。

                                      德州撲克有一句名言: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讓你輸錢,當然,什麼都不做也一樣。

                                      目前,部分車企已然年銷十幾萬輛,而有的車企,新車尚未量產便走到破產邊緣,不禁令人唏噓。

                                      新能源市場的比拼,亦復如是。在國內生產資質稀缺的環境下,「雙資質」一度被認為是新能源汽車生產企業手裡的「王炸」,能確保企業未來發展的順暢進行。

                                      然而,兩年過去了,在13家取得「雙資質」這一手「好牌」的車企中,命運卻不盡相同。

                                      不可否認,代工廠家擁有成熟的供應鏈管控經驗和生產經驗,能讓企業更快上手車輛生產,過渡資質空白期。

                                      功夫AUTO認為,傳統車企新能源項目進展較順的主要原因,是由於背靠母公司較強的資金儲備及研發技術,使得項目得到有力保障。

                                      雙資質各家皆有「難處」在取得「雙資質」的企業中,傳統車企的新能源汽車項目進展較為順利,其取得資質的時間也普遍靠前,目前均有產品在市面上銷售,在銷量上也遙遙領先。

                                      如蔚來選擇了江淮代工,小鵬選擇了海馬代工,威馬則選擇了購買資質自主造車……如此看來,車企就算因為一時的資質問題阻礙,也可以另闢蹊徑造車,不影響其發展進程。

                                      一方面, 代工和購買資質雖然可以緩解企業的資質壓力,讓車輛跳出窗口實現量產上路,但對於新能源車企來說,其中還存有很大的管控風險。

                                      今日关键词:泰国儒艮宝宝离世